霸州人杨明的40年摄影情怀

发布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-10-24 03:34 浏览次数:

  说起照相机,他会滔滔不绝、如数家珍 。什么 木质座机、6寸黑白页片(胶片)、手动 相机 、自动 相机 以及数字 相机 ,还有印像箱、放大机、感光纸、显影与定影药液,以及与之有关的 心酸经历,他 如同讲故事般 娓娓道来 ,你不打断的话,他会不重复 地 讲上一天 。 他就是霸州摄影家协会第十一届主席杨明。

  杨明今年58岁, 现 经营霸州盘子女人坊连锁影楼 。 从 上个世纪 70 年代 到现在,他 保存 了 20 余部照相机 。 从木质 到金属,从自动到手动,从黑白胶片到 数字影像 ……这不仅 是一段照相机的发展历史, 更深刻 反映出 中国 照相行业的发展变化 ,是 我国改革开放、经济繁荣,人民群众追求美好生活的真实写照 。

  从少年到中年,从青涩到成熟,从旧时到现在,杨明 手中的 照 相机在变,镜头中的影像在变,唯一不变的是 他 对摄影的热爱。

  杨明出生在 霸州市北杨庄村, 他 与摄影的渊源,是从父亲珍藏的那架木质座机开始的。木质座机属于大型相机的一种,是人们最早使用的照相设备,除了镜头和一些铰链加固件是金属制品,其余都是由优质木料制成。它使用多种尺寸规格的散页胶片,其中6寸页片最为常见。拍摄时,需要人用手控操作使用胶片感光。 初中毕业 后 , 杨明继承 父亲 的衣钵, 一干就是 40多 年 。

  上个世纪 70 年代,不到20岁的杨明眼光超前, 他 瞅准经济不断发展、 百姓 文化生活需求日益旺盛的大好时机,发挥座机大底片、成像质量高的优势,用质量和服务扩大影响。据杨明介绍,当时 ,霸州有几家照相馆 ,大家使用的是135相机,受技术限制 ,这种照相机拍摄的 照片清晰度差 。 他使用 的 大底片6寸座机,因清晰度高而广受欢迎 。这为他 以后的扩大经营打下了基础。

  为了让更多人享受到高质量服务, 杨明 不仅仅在霸州城乡拍照,周边县 、 村镇也留下了他的足迹。一个承载座机的脚架,一个盛放6寸页片(胶片)的木箱,一 卷 两米长的背景布,他一个人熟练地装在自行车上 。 走 街巷、 赶大集、进工厂,挂幕帐、支相架 、 拍照、送照片 ……杨明干得 不亦乐乎。

  就这样 , 年复一年,年轻的杨明凭着满腔热情,不断提升拍照技术和服务质量 。他的顾客 从城镇乡村的个人迅速扩展到了集体单位,一些学校和机关单位很快成为了回头客。每到学校毕业季,拍合影照、送照片, 这可 忙坏了杨明。 后来 ,他将弟弟和妹妹也带入了 摄影 行列 。 改革开放 以后 ,民营经济迅速发展,城市乡村个体业不断增多。杨明又购入了一台新的6寸座机 。

  在当时 ,这 两架木质座机只是普通款式, 并 没有什么特殊之处,但是在杨明眼里 , 它是最好、最得心应手的工具 ,更是“老朋友” 。 “ 40 多年了, 我 用过大大小小各式 各样的照 相机,有些随着时间的推移被淘汰、遗忘了,唯独木质座机 我 收藏至今。 ”杨明说。然而, 1990年,杨明的弟弟改建自己的影楼,不慎将其中最老的一架毁坏了 。现在,一 说起这件事,杨明仍然遗憾不已。

  上个世纪80年代,随着科技的进步,彩色感光技术得到进一步发展,彩色摄影在照相行业迅速普及,城乡居民以拍摄彩色照片作为时尚生活的标志。尽管拍彩照的价格较贵,但也阻挡不了人们的热情。那时期,在一些标志性的街区、景点、公园,有很多摆摊照相的人员和留影的顾客。

  彩色摄影的盛行促进了彩色胶卷冲洗、扩印服务业的迅速崛起,同时也带动了彩色感光材料和扩印设备工业的蓬勃发展。这时,杨明看准时机,推出了彩色照相服务项目,他骑着摩托车四处拍照。“那时的照相机都是全手动或半自动,还没有全自动的,带内置测光表的光圈优先或速度优先的照相机就已经是高级产品了。我买的是一部‘启侬’牌135手动相机,配上135彩色胶卷,这在当时是非常不错的设备了。”他笑着说。

  说起试拍,杨明的线寸木质座机携带方便,尽管基本操作不同,但感光原理相同,曝光条件需要正确的光圈和快门速度,没有经验还是拍不好。”试拍那几天,杨明和家人高高兴兴地如同过节。正好赶上儿子一周岁生日,他的模特自然就是儿子。1986年初冬的一天,经过调试,杨明用135手动相机拍摄了第一幅彩色照片。照片里,他的儿子穿着一身浅蓝色宝宝服,背靠着老家屋门,两眼注视着镜头,十分可爱。

  拍出第一张彩色照片后,杨明信心大增。不久,他租下霸州当时的中心地带——益津楼下的一个角落,开了一家照相馆。

 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,城乡居民 的 生活发生 了巨变 。 在物质 生活得到了满足 后 ,审美需求也迫切 了 起来,唯美婚纱摄影 受到年轻人的追捧 。 追求 更高质感,性能更加优秀的大底片120相机、120彩色胶卷成为婚纱影楼的主拍设备。

  上个世纪 90 年代,杨明扩建升级了 照相馆 ,购入两部玛米亚120相机和配套设备 。 益津市场 建成后 , 他搬入市场,成立 明亮影楼 。不久, 六家连锁分店相继开张,带动了霸州个体照相业 的 快速发展 。

  这时期,我国大多数中小型城市的婚纱影楼只是前期拍摄,不具备彩色暗房和后期处理能力,后期工作交由第三方工作室完成。 其实, 早在彩色摄影普及的时候,市场 就 形成 了 摄影服务和暗房服务分开进行的格局。这是受彩色后期技术 难度大 和众多设备投入 高 等因素制约 的, 一般影楼没有能力也没有精力顾及。 杨明的 影楼虽然只是进行前期拍照,但更 加 注重团队的协调配合 。 顾客接待、化妆、拍摄更加专业化,形成了 流程 化服务 模式。全家福、婚纱照、百岁照……在杨明的影楼里,一张张幸福的笑脸被瞬间定格。

  自从彩色摄影普及 后 ,黑白照片就此退出 了历史舞台 。杨明也由亲自拍照的摄影师转变为影楼管理者。他在 工作 之余,目光 仍 紧紧盯住摄影行业动态 。 他 有预感 , 不久的将来, 摄影领域 还会 发生一场颠覆传统观念的变革。

  上个世纪 90年代 后期,计算机技术迅猛发展,数字摄影技术迅速推广,冲击着传统摄影。摄影不再是少数人掌握的技术,成为 了 人们日常生活 中 的一部分。

  面对 这突然起来的变化 ,杨明 并 不慌张 : “摄影从发明至今不足 200 年历史, 现在, 传统胶片摄影被数字摄影逐步所取代,这是我们不曾想到的。 我们在 惊讶之余,更要积极调整心态 , 从头学起,努力适应 变化 。 ” 他很快外出学习 , 了解掌握第一手资料,重新配置影楼设备,购入计算机、数字相机,更新摄影灯具 , 安装应用软件,建立影楼内部计算机网络,并与互联网相连接。

  2002年,杨明 的 影楼 完成了 重新配置升级 , 开始运营。 很快, 数字影像技术的优势 凸显出来。它不仅 方便快捷 , 还拓宽了服务空间,增加了服务内容。杨明认识到 , 智能化的社会必将到来 。 因此 , 他丝毫不敢怠慢,没有停歇。

  2016年,杨明看中了盘子女人坊中国风艺术摄影机构的风格,迅速成为该机构 廊坊地区的独家加盟商 。 他 利用 计算机网络、运用数字影像系统完成工作。顾客进店先化妆, 再 拍照,然后通过计算机选片,将选中的影像数据通过互联网传给总店 , 进行深层次的后期处理, 最后 输出影像制品给顾客。 对于这种模式,杨明这样理解:“ 数字相机就是数字影像系统的采集输入端。这个系统可以确保 照片 品质如一 ,工作 效率高 。 这种利好不仅仅是 我的 影楼 、个体 摄影人所 期望的 ,应该是我们所有人需要的 、 一种先进的工作与生活方式。 ”

  从前 ,人们只能去照相馆照相 ,如今 , 手机普及,人人都是摄影师,照片再不仅是照相馆独有的标签。 虽然不如刚参加工作时那样辛苦忙碌, 杨明 仍坚守着他的店面。在他的管理下,这家影楼已 发展 成 为霸州照相行业的一个老字号品牌店。 他 用过的20余部照相机就收藏在店里。在家人和朋友眼里,这些 照相机 就 是杨明的“宝贝” 。 一有时间 ,他 就 擦擦尘土,调试一下,顺便回忆过去走街串巷的日子 。

  2018年, 杨明带着 所有 照相机 参加了 廊坊 市 摄影家协会年会 。他一亮相就 成为 了当天的焦点。 影友 们 争相提问 、 观赏 、 拍照。 更 有 人 表示要收藏他的 照 相机, 却被 杨明 婉拒了:“我舍不得,它们是我 从业40多年最好的见证。”

  时间在人们不经意间悄然流逝, 杨明的 相馆留下了时代车轮滚滚而过的印记。它沉淀了 霸州 人关于一个时代的记忆。 采访最后,抚摸着这些“老朋友”,杨明说,他计划在店面里开辟一个展区,把老照相机展示出来,向人们介绍照相机的发展历史,诉说霸州人40年来 生活 的发展变迁。


上一篇:【展讯】《再看·再观察: 我的放大机Ⅱ    下一篇:暗房“片”影_央广网